澳门太阳城娱乐城:崖柏手串价格腰斩至八九百 因新文玩炒作降温

2016年05月16日 14:30 红途新闻资讯网    参与评论185人

    

       有报道称,一位在太行山攀岩的年轻人因绳子崩断从悬崖坠落身亡。他是当地一位专门采摘崖柏的农民,登上悬崖峭壁,是用生命来对赌一种文玩市场上炙手可热、业内称为崖柏的植物。

       对这位不幸的年轻人来说,足够丰厚的收入是促使他冒险赌命的原因。而当崖柏和其他文玩“新贵”的价格在市场上一路飙涨之时,不少被吸引入行者又何尝不是赌上了自己的财产身家。但在外界看来,这不过是卷入资本投机的一个个样本而已。

       崖柏手串价格腰斩 去年1500现在八九百

       世界级濒危物种、玩法多样、药用价值……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之后,崖柏成为文玩圈的“新宠”,短短几年,价格急剧飙升数十至上百倍。可一轮疯狂涨价过后,近期却屡屡传出崖柏价格大跌的消息,这一传闻是否属实?

       市场热度是否下降,最直接体现在手串等崖柏制品的销量和价格上。记者5月11日下午在西安城西一家大型古玩市场走访发现,出售崖柏类文玩制品的 店面远没有金丝楠木、小叶紫檀等数量多,而且价格确实降了。“这串去年1500我也不卖,现在八九百就可以谈。”店主陈先生的柜面有不少崖柏制品,他从柜 台里拿出一串20mm×12颗的留疤手串告诉记者,崖柏的价值差异很大。根据原木海拔、生长环境、陈化情况、外形香色的不同,被细分为骨料、沉水料、陈化 瘤料等等不同料种,不同说法又互有交叉,所以在市面上出售的从三五十元到数百、上千元的手串都有。

       “一般来说,陈化越久、香气越香醇、造型越奇美、留疤密度越大、纹路越精彩的价值较高。”另一家摆放着“太行崖柏”标牌的店主介绍,崖柏的原材 料产地有好几处,除了知名度最高的太行山,还有四川、重庆等地也有出产。他说,这些原材料运到福建等地的加工厂制成手串、项链、摆件之后再发到西安在内的 各地进行销售。与去年相比,虽然崖柏制品的价格跌了一半左右,但跌价的多是普通成色、市面上常见的,“如果碰到正儿八经的稀缺老货,价钱就高了,上万也不 奇怪。”

       说起价格下降,商户们普遍表示,市场环境大不如前,消费者减少是造成“卖不上价”的主要原因。由于当天不是周末,市场内的客流不是很多,但记者在市场内看到,有一些铺面闲置或贴出了“转让”、“转租”的告示。

       其他品类身价“跳水”经营户感慨生意难做

       花了能买一辆小轿车的钱买来一堆珠串,老张身边的不少朋友和家人都觉得不值。但是个人喜好加上藏品背后的潜在价值,让他对家里的这些宝贝爱不释手。每回给朋友鉴赏完毕,他总会自信地说:“现在这行火的不行,过段时间我这些价钱肯定要顶天。”

       天有不测风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文玩市场频频传出部分品类暴跌的消息,不仅圈内藏友吐槽抱怨,投资者淘串的心态也谨慎了不少。

       “我买的种类挺多的,之前炒得比较火的金刚菩提、星月菩提、椰壳、崖柏的中档品类都掉价了。”老张拿出一条6瓣12颗的金刚菩提介绍,这串基本 是价钱最高的时候我以1800元收的,现在市场价也就五六百元。另外一条星月菩提原来是值近两千,眼下盘好的小一千就能入手。至于手里的几条崖柏手串,老 张说基本“无价无市”。

       不光是藏品价值缩水,有经营户也感慨现在的生意不好做。在西安经营着两家文玩铺面的王凯(化名)说,串品原本是小众藏投品种,真正有大量投资 者、商家参与进来是2013年前后。据他回忆,当时的串品行业就和之前火爆一时的邮币卡、某些领域的古玩一样,店面一家接一家,消费者也是络绎不绝。

       王凯表示,其实有不少商家都是半路出家,最开始是买手串自个玩,玩了一阵发现这玩意能赚钱,就干脆开店当老板了。不论生意大小,2013年、 2014年基本上都把钱赚了,“当时一年赚几十万、上百万的也大有人在。”他说,去年开始明显感到生意不如前,除了每天接待的客流减少,身边一些倒腾串品 的朋友也有陆续转行。

       在西安练摊卖过一年多崖柏串品的宋杰已经回宝鸡了。他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最开始崖柏的利润很高,最多一天净赚4000多元,行情好到没有休息时间,每天换着地儿的“打游击”:周一在八仙庵摆摊、周二去龙首村古玩市场、周三在小南门、周四去西仓、周末到朱雀古玩城。

       他表示,崖柏的销售门槛并不高,只不过开始很多人还没意识到这个商机。等到去年大批经营者一哄而上的时候,好货次货掺杂,购买需求却跟不上,“市场自然就不行了。”

       卷入资本游戏 崖柏是爆炒后降温的一例

       虽然有不少商户将串品价格下跌、销量下滑归罪于市场环境变差,但在收藏家李国建看来,这只是客观因素的托辞。他说,崖柏、菩提、椰壳等近几年流行起来的串品都可以归作新文玩。随着原料和成品供大于求、炒作过度、消费渠道转变,新文玩降温其实是必然。

       有市场人士回忆,四、五年前的崖柏串品还没有蹿红,一切都源于几次展览。2011年,在北京一场木雕展览会上,一件名为“飞龙在天”的崖柏木雕 标出3.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震动了全国文玩圈,迅速提升了崖柏的知名度。随后,有人翻出了《本草纲目》等传统医书,论证这是一种具有特殊保健疗效的奇 材,并引发了资本的疯狂收购。

       宋杰说,广东玩家玩崖柏比较早,但炒家则主要来自于北京、福建,从造型和木材的特质上找亮点,例如:雷击料经过大自然锤炼、木材香气有益健康,“各种概念被一股脑提出。”

       在2012年的几次展览后,找到商机的玩家们开始囤积和炒作崖柏母料、文玩摆件,并引发市场的跟进,就像早年的“紫檀热”、“翡翠热”一样。再加上近年红木炒作逐渐退热,一些资金急于寻求替代,于是有些投资者就把目光转向了崖柏,不少消费者则是稀里糊涂地当了推手。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指出,其实玩家们举办崖柏展,目的就是为了反复炒作概念,提升交易的含金量。崖柏“火”了不是偶然现象,它的收藏主体相 当一部分是年轻人,这个群体对传统文化不一定感兴趣,却非常乐于接受新事物,所以崖柏等串品“新贵”很对胃口。但是当他们兴趣削减的时候,市场热度必然减 弱,加上玩概念炒作出的基础并不牢靠,和之前迅速爆红然后走下“神坛”的核桃、椰壳等一样,热的快、冷的也快。

       那些迅速蹿红后 陨落的文玩单品

       1.黄龙玉

       原名黄蜡玉,自从更名改姓后,价格一飞冲天,成为玉质收藏品中的“神话”。在2005年左右,黄龙玉的价格是“几十块钱一吨”或“几百块钱一卡车”。到2010年前后,好一点的原石都要上百万。

       不过2014年开始,黄龙玉价格急剧下滑。2015年黄龙玉在市场上已基本无人问津,产地原石随便捡。

       2.文玩核桃

       这个曾经红透收藏市场的品类也坐上了过山车,2005年价值100元的核桃,到2009年就已卖到几千,2011年就被炒到上万元。

       为了迎合市场需求,文玩核桃近两年产量有了很大提升,但市场价格却已经下降了50%左右。

       3.椰壳

       从2013年开始,市场上兴起玩椰壳串品。椰壳不怕油和水,深受玩家喜爱,一条8毫米厚的母料2014年售价上过5位数。

       2015年,由于市场过热,原料充足,追逐利润的商人悉数扎进来,恶性竞争,椰壳一年之内价格降了9成。 记者 李程黄涛

       串品市场分化 老料古玩价格依然坚挺

       一度火热的下游行情推动了上游崖柏母料价格疯涨。爆炒期间,有商家屯料赚钱了,也有人因为不识货而上当受骗。宋杰介绍,据说杨凌有位豪客投入五 百多万,稀里糊涂冲动囤料,结果发现判断失误,如今还被套住。其实真正的好崖柏,不管木料还是成品,大玩家都是只进不出,市面上根本不值那个价。

       物以稀为贵。王凯介绍,不光是崖柏如此,各种串品都是一个道理,例如:印度老山檀香、小叶紫檀如果是老料的话,由于原料稀缺价值肯定不菲。但市面上的老料非常稀少,一般消费者很难碰上。

       与崖柏等“新贵”跌价相对应的,则是一些老料古玩串品的价值坚挺。李国建介绍,西周玛瑙兼具实用性和美观性,关键是物件的稀缺性而一直在涨价。 他说,记得在2000年左右,在市场上还能找到百元一颗的西周玛瑙,后来涨到几百、数千元一颗。现在,一颗特级品的西周玛瑙价格甚至达到近万元。“上车以 何鸾为节,下车以佩玉为度,行步则有环骊之声。”他认为,西周玛瑙代表着中原文化的传承和历史的积淀,而且仅从孔径上看,老料的西周玛瑙使用慢速打孔,和 现代钻头留下痕迹也是完全不同的。

       李国建表示,在很多投资者和藏家眼中,文玩和古玩或许没有清晰的界限,但二者虽只有一字之差,却谬之千里。古玩的价值体现在收藏属性与时代传承 上,这是崖柏等文玩“新贵”所不具备的。至于文玩能否体现出自身的价值?他认为,文化内涵是制高点,否则就只能是一阵风,“风口转了就过去了。”

       串品市场出现分化,王凯觉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说,仅有少数有价值的文玩、古玩得到藏家尊重和认可,反而要比大家一窝蜂而上、鱼龙混杂理智的多,“没有大浪怎会淘沙?”

       文玩市场“去泡沫”期 普通消费者需谨慎

       “其实很多消费者都是跟着潮流入市的。”李国建认为,文玩藏投说起来小众,其实主要购买力还是大众消费,花个几百块钱买上几条手串、项链戴,这阵风过去了也就不流行了。

       中国收藏家协会文玩收藏委员会主任姜跃进表示,要说起文玩热,这波行情差不多是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开始。当时核桃、桃木手串等刚刚在市 场上出现,文玩市场也是把这当成一种鉴赏文化来做。到了2011年起,核桃、菩提子,以及后来的崖柏等产品被炒得如火如荼。等到这两年,文玩泡沫越炒越 大,必然开始出现“退潮”。加上全国文玩市场普遍存在的盲目、无秩序,很多产品“烂在市场上”已经不可避免。

       李国建说,目前的文玩市场已经进入“去泡沫”期,降温已不可避免。奉劝大家在购买文玩的时候,尽量从鉴赏角度出发,不要期望某一品类能让你“一夜暴富”。如果确实感兴趣,应多钻研文玩、古玩和文化知识,理性入手,以免上当受骗。

  “资本炒作往往快进快出,你不懂就介入,非常冒险。”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表示,以崖柏的蹿红与下跌为戒,普通消费者切莫跟风,文玩藏投行业也需要挤掉泡沫,才能健康发展。
国内新闻 国外新闻 体育新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