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频道 资讯 | 就业 | 名师 | 外语 | 留学 |

> 教育 > 留学 >

浴室暗藏摄像头 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却遇报警难

时间:2018-02-13 | 来源:网络整理 | 编辑:红途新闻资讯网 | 关键词:研修生 摄像头 日本

[导读]:公司浴室发现暗藏摄像头,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遇“报警难”。

  原标题:公司浴室发现暗藏摄像头,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遇“报警难”

浴室暗藏摄像头 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却遇报警难

  发现摄像头的公共浴室内部。 本文图均为 受访中国女研修生 供图

 §恢复工作。

  “‘组合’说我们几个研修生不能自己报警让警察来,”李梦说,“(组合)说我们这样叫警察,警察也不会来。除非出车祸了自己去不了,警察才会直接到现场。”

  “(‘组合’工作人员)大致说,理解我们的心情,但不能长时间不工作,希望我们理解公司的处境,”另一名中国女研修生孙洁(化名)回忆说,“我们要求自己去警察局报案递交‘被害届’(受害说明),请求‘组合’派翻译,但翻译推脱说很忙,如果我们要去就自己去。”

  “翻译说,提交‘被害届’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孙洁补充道。

  “和‘组合’说能不能帮我们找个律师咨询一下。‘组合’却说,这样的事情不能指望别人帮你做什么,你们要自己去找。”李梦说。

浴室暗藏摄像头 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却遇报警难

  取下塑料壳后可以明显看到摄像头。立案遭遇“循环”困境

  无奈之下,2月8日晚,6名女生试着通过微博找到了在日本生活多年的知名华人李小牧寻求帮助。在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李小牧于9日赶到歧阜县帮助6名中国女研修生向歧阜县大垣市警察署报案。但得到的答复是,公司方面不提供相关证明,警察署无法立案。

  “当时警察(给公司)打完电话后跟我说,公司坚持要在(摄像头检查)结果出来之后,(确认有偷拍后)到生活安全课(警方另一个部门)立案。”李小牧10日告诉澎湃新闻说。

  目前摄像头已经移交警方,由于6名女生担心破坏证据,并未贸然拆开摄像头查看,因此其中是否有视频内容尚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按照日本法律,如要马上立案,必须由建筑物所有者(本案即为6名中国女研修生所属的公司)向警方提出“被害届”(受害说明),警察署刑事课才能够以“建造物侵入罪”立案侦查。 李小牧称其一再向警察表示,希望考虑到6名女生的被害者身份先行立案,但警察署刑事课仍然以没有公司方提交的“被害届”为由称无法立案。之后,在警察署生活安全课警察永谷浩的协调下,仅临时登记了6名女生的信息

  日本一桥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王云海11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日本现行法律中,对于“偷拍”行为并没有直接的法律规定,一般会按照“建造物侵入罪”来对待。

  王云海介绍说,在日本安装摄像头偷拍是一项严重犯罪,有两种依据:其一,依据日本刑法,“建造物侵入罪”可以判3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二,各个地方议会有“迷惑防止条例”,该条例中“偷拍”一般会处以1年以下徒刑。

  “建造物侵入罪”可由警察署刑事课立案,“偷拍”则可以由生活安全课立案。

  2月11日,警察署生活安全课警察永谷浩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再度重申,由于此事与公司相关,不能由6名女生而必须由公司提出“被害届”,警察才能立案。

  “‘建造物侵入’成不成立,需要公司来判断,公司要首先判断这个。”永谷浩对澎湃新闻表示,“如果没有拍到什么东西,(摄像头)只是像垃圾一样放在那里,很难说是建筑物侵入。这种情况下,公司可能不会提出建筑物侵入‘被害届’。”

浴室暗藏摄像头 6名在日中国女研修生却遇报警难

  中国女研修生居住的寮,6名女生住在3楼,3名日本男性员工住在2楼,1楼是浴室。

  “去哪里都不敢一个人”

  “‘建造物侵入罪’一般要求建筑物所有人来报案。所以,这6个女孩可以去警察局报案,但是尽量让公司也去报案。”王云海建议说。

  但让6名中国女研修生感到困恼的是,她们所属的公司目前态度消极,并未予以充分配合。

  对于澎湃新闻的质询,该公司工场长代理、日本人清水12日在电话中表示,自己虽然是工场长代理,但他个人不方便回答相关问题。他建议说,在日本三连休结束之后直接致电公司询问,由公司出面回应。

  “现在是三连休,这几天我们都在宿舍,楼下还住着日本人,我们也不知道是谁装的摄像头,我们都很不安,很害怕。”李梦说。

  孙洁介绍说,他们所在的工厂并没有一个所谓的大门,厂区相对开放。而她们所居住的宿舍楼大门也没有安装锁,只要不引人注意,谁都能够自由进出这个门。

  “真的是太煎熬了,”李梦说,“想到我们现在有可能和嫌疑人还住在一个房子里,大家都很恐惧,怕有人对我们造成人身伤害。现在去哪里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去,包括洗澡。”

  日本于1981年建立“外国人研修制度”,随着日本社会的老龄化日益严重导致劳动力缺乏,研修生制度逐渐演变成变相引进劳动力的方式。1993年,日本又推出“技能实习生”在留资格,但技能实习生从事的劳动多是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工作,也就是日本人口中的“3K工作”(危险、脏、累),这与培训技术的目标日渐背离。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去年曾赶赴广岛,实地调查了当地研修生的生活,低廉的薪水、高昂的房租、恶劣的居住条件、时常挨骂、孤独寂寞,研修生的生存状态令人触目惊心。

上一篇:代课、代考、代写作业明码标价:高校“代产业”流行谁之过 | 下一篇:假摔iPhone手机 家长用“熊孩子险”骗保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