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国内 | 国外 | 本地 | 社会 | 奇闻 | 图片 | 娱乐 | 体育 | 军事 | 科技 | 新余新闻 | 重庆18680好 | 大闹天宫娱乐城 | 黑金帝国娱乐城 | 法老王国际娱乐城 | 老人头国际娱乐城 | DUDUBO国际娱乐城 | 蓝鼎娱乐城 | 真博娱乐城【真博娱乐城官网】 | 永相逢娱乐城 | 实战百家乐 | 奥林匹克国际娱乐城 | 潘多拉国际娱乐城 | 亚马逊国际娱乐城 | 华亿国际娱乐城 | 黄鹤楼国际娱乐城 | 阿斯顿马丁国际娱乐城 | 曙光国际娱乐城 | 博伊德国际娱乐城 | 海峡国际娱乐城 | 意大利国际娱乐城 | 九五至尊国际娱乐城 | 丽景湾国际娱乐城 | 广东体育频道nba直播 |

> 新闻 > 国内 >

《焦点访谈》:重拳打击网络乱象

时间:2018-02-13 | 来源:网络整理 | 编辑:红途新闻资讯网 | 关键词:重拳 打击 焦点访谈

[导读]: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这几年,网络直播很火,唱歌跳舞讲故事,不少人没事就打开来看看。最近,有一种直播答题也很火,据说有的一场答题能有两三百万人参与。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网络直播用户达4.22亿,超过网民总数的一半;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这几年,网络直播很火,唱歌跳舞讲故事,不少人没事就打开来看看。最近,有一种直播答题也很火,据说有的一场答题能有两三百万人参与。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网络直播用户达4.22亿,超过网民总数的一半;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达到数百家,市场营收超过300亿元。但是,在这些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各种各样让人不安、甚至是严重的问题。

  在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上,直播内容不堪入目。比如“小牛直播”平台上的几段视频,其中两段,女主播都是在直播中裸露身体敏感部位;另外一段,淫秽不堪;还有一段,女主播在赤裸裸地色情表演。

  因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小牛直播”平台企业负责人、管理人员以及表演人员全部被广东韶关警方抓获。

  前不久,浙江绍兴警方也破获了一起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组织淫秽表演案。一款叫做“泛果直播”的直播平台上,女主播在唱歌、跳舞等表演之后,会引导会员对其进行打赏,打赏达到一定金额之后,她就会把这些会员拉入专门的直播包间或者微信群等,在这里面就开始涉黄表演。

  从2017年8月“泛果直播”上线开始,到2017年11月,短短3个月中,平台就拥有了68万多名注册会员,通过付费观看淫秽直播的人员有20多万人,2017年10月20日至11月30日的短短40天时间内,通过微信、支付宝对直播平台充值金额高达1300多万元。经过侦查,警方在黑龙江、广东、辽宁等地抓捕了十多名犯罪嫌疑人。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泛果直播”平台上有上百名主播,主要靠淫秽色情表演让会员打赏和刷礼物赚钱。

  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薛松岩介绍:“仅2017年我们全年查办了利用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牟利的刑事案件22起,其中有14起是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和公安部门联合挂牌督办的案件。通过这样的集中打击和整治,我们不仅打掉了传黄贩黄的直播企业直播平台,也抓捕了一批社会影响非常恶劣的网络主播。”

  除了涉嫌犯罪的淫秽色情表演现象之外,网络直播当中还有大量的诸如语言挑逗、表演低俗、恶俗的现象。

  有的网络直播还充斥着各种污七八糟的内容,比如有直播抽烟的、有吃蟑螂的、有非法营销卖珠宝的、有直播给嘴唇扎洞的,网络主播“天佑”在直播当中用说唱形式,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

  这些网络直播当中的乱象对社会危害极大,而且有的已经涉嫌犯罪,为什么这些直播平台和主播非要这样铤而走险呢?说到底还是为了吸引眼球、吸引流量,最后变现,以获得经济利益。

  在直播中,有些主播会不停地提醒网友打赏,也就是花钱充值买礼物送给主播。在一个主播的蛊惑和诱导下,一个网友最后花了100万元打赏给了主播。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100万元都不是个小数目,却转瞬之间在直播平台上打赏给了主播。而这种给主播打赏的行为,甚至已经传导到了未成年人。2017年5月份,河南许昌的苗先生发现,自己准备用来治病的钱少了24000多元,经过查询,是13岁的儿子打赏给了网络主播。

  原来,在快手直播平台上,有位主播一直在直播跳“鬼步舞”,苗先生的儿子对这种舞蹈着了迷。10天时间,男孩,就给主播打赏了24000多元。

  同样的事情在广东佛山也发生了一起。江西的吴女士在佛山打工,今年1月,吴女士发现自己支付宝账号上16000多元钱的存款只剩下15元左右,开始还以为是账号被别人盗用了,后来查手机才知道,是9岁的女儿在网络直播平台上打赏主播给花掉了。

  吴女士告诉记者:“每次在开播之前有一个主播,每次都会发信息给女儿。总是说,‘小娃子,快来挂榜,涨人气’,一而再再而三地叫我女儿,她肯定控制不了自己。我是一个在外地打工的员工,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2000多块钱,这1万多块钱是我这一年的积蓄,也是我回家过年的钱。这一下子就被我女儿刷掉了,我很生气,觉得这个平台,连小孩子的钱都骗。”

  “未成年人对钱、经济损失这些没有什么概念,他的自控能力会全面失守在这种情况下,所以我们从法律这个角度,从监管这个角度上来讲,应该严格限制针对未成年人打赏的这些节目。”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认为。

  除了低俗、恶俗甚至涉黄的网络直播,今年年初,网络直播行业又出现了一种新的形态——直播答题。网民通过相关APP参与在线竞答,全部答对者平分当期奖金。目前为止,国内主要有12家直播答题平台。按说,通过答题激发网民对知识学习的热情、丰富人民群众的业余生活,是件好事儿,但有些竞答平台在题目的设置上却政治意识淡薄,比如,“百万赢家”在一场直播答题时,询问某明星的国籍,在答案选项中将台湾和香港列为了国家,这明显是在设置题目、审核题目时候出现了重大漏洞。

  除了网络直播、答题中的这些乱象,眼下还有一种网络视频现象需要警惕,就是在网络上还流传着一种儿童动画视频,视频当中虽然都是小猪佩奇、米老鼠和唐老鸭、艾莎公主这些经典的卡通人物形象,但不同的是,在这些视频中,艾莎公主面目狰狞、小猪佩奇变成暴力儿童。这些卡通人物都直接取材于经典动画片中的卡通形象,但如今全都性情大变,形象颠覆。

  这种披着儿童卡通外衣但却少儿不宜的动画视频叫做“邪典”视频,2014年起,一个名叫斯蒂芬·拉蒂根的爱尔兰动画人开始制作这种动画,并在国外的YouTube网站上上传这些视频,由于这些视频常常以“有趣早教动画片”等正面字眼作为标题,被归为“教育类”推荐给儿童迅速扩散,渐渐引发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强烈抗议。2017年,YouTube网站开始大规模下线这类视频、封禁账号。但没想到的是,近期这种视频从东南亚流入到我国国内。广州胤钧公司用经典动画片中的角色玩偶实物,将制作过程拍成视频,或将有关成品摆拍制作带有故事情节的视频,上传至一些知名视频网站,迅速传播。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表示:“第一是孩子们在不知不觉当中丧失对暴力色情侵害行为的警惕性;第二对孩子们心理成长产生严重不良影响。希望执法机关能够加大这方面惩处力度,对于制作散布视频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及时做出这方面的惩处。”

  据了解,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传播低俗色情暴力等违法有害信息和儿童“邪典”动漫游戏视频,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近日作出部署,2月上旬至4月下旬进一步开展集中整治行动。

  近期,按照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的部署要求,优酷、爱奇艺、腾讯、百度等为儿童邪典视频提供传播平台的多个互联网企业,被依法调查并予以行政处罚。

上一篇:三亚机场春节黄金周预计运送旅客近50万人次 | 下一篇:福州火车站“刷脸”进站今天启用迎接务工人员返乡潮

分享:分享到百度i贴吧